仓安横安和增成
N黄绿8黑蓝
每天都期待着横安和增成的投喂

【鹤冈×佐野次郎】花街(一)

治六看着自己的次郎少爷捂着嘴睁大了眼睛看着正在游街的花魁八桥时,就觉得少爷今天大概又要与自己讲许久的话了。少爷从小就喜欢美的东西,美的花,美的衣服,美的首饰,这副样子大概是又看到了什么好看的东西了吧。治六笑了笑,退出人群站在了能看到少爷的地方,然后开始想着回宅子以后要做的事。

但是呢,治六想错了,他的小少爷看的不是穿着雍容华贵的和服的游女八桥,而是同样出来晃荡的一个男子,穿着青绿色浴衣的鹤冈。一头长发用白色的发带高高束起,身长六尺在人群中也是十分显眼,双手垂在身侧,左手随意的搭在黑色的佩刀上。因是游女游街的日子,队列旁举火把的小厮自然比平时就多了几个,火光虽比平时节亮了些,但毕竟夜深,佐野就着火光将将能看到鹤冈的脸,稍有些柔和的模糊,佐野却转不开眼睛了。彼时的佐野尚不知道那便是当朝正享有盛誉的式部少辅鹤冈,只觉这个人生得真是好看,却碍于自己脸上的胎记,不敢上前结识,只是默默的看着,“大概那样好的人,是不会把眼光落在自己身上的。”佐野想。

鹤冈感受到了自己身上的视线,在四周却并没有发现什么人像是在盯着自己看,是最近的几章上奏又惹到哪个大人了吧,这个时候的花街人又多又杂,多半是不好下手的,最好提防着周围小心随着人群移动。抱在胸前的手悄悄落到了腰间的佩刀上,左手扶着刀柄,随时防备意外情况的发生,细长的眼睛仔细辨认着周围的人,却在游街列队的另一侧似乎发现了视线的来源,是一个看起来普普通通的男子,除了他脸上奇异的花纹。那人在鹤冈把视线扫过去的时候急忙撇开了头,假装看着妖娆的游街女子们,捂着嘴的手迅速地遮住了脸上的花纹,眼神有些闪避,不似那些盯着花魁看的男人们那样,把所有的视线全都集中在艳丽的花魁身上,那人虽然把头瞥了过去,但眼睛却还时不时朝着自己转过来,又迅速地转回去。鹤冈觉得已经可以确定了,刚刚自己所感受到的视线,便是来自于那个男人。鹤冈又把手抱回胸前,仔细打量着那人,腰间没有佩刀,身上也不像是藏了暗器之类的东西,难道那人是用毒的好手?从那人转过头去以后,被人看着的感觉就消失了,鹤冈也就不再在意周围,只是看着那人。

佐野眼瞧着游街的队伍就快结束了,而那人还在注视着自己,难道也是抱着和自己相同的想法吗,佐野右手始终捂着自己的胎记,犹豫着是否要与那人去会一面,却还是没有胆量。游街的队伍终于散了,刚聚起来的人群便稀稀落落的四下走开了,佐野转身就想着找治六赶紧一起回去,鹤冈却径直向佐野走去,腿长也是一种优势,即使隔了一条花街,鹤冈也很快追上了佐野。治六在远处看着少爷向自己走来,便也向少爷走去,佐野喊了一声治六,治六朝着佐野喊了少爷,鹤冈在同时追上了佐野。

“敢问阁下名姓。”鹤冈说。

“在下佐野次郎,那小童且是在下的家仆,唤做治六。”佐野答道。

“少爷我们现在可是要回府里去了?”治六问。

“那就拜别阁下了。”佐野向着鹤冈说,然后拉着治六就走,佐野的右手动作之间便从脸上离开了,鹤冈不受控的伸手拉过佐野,迫使他转过身来,黑色的胎记像刺青一样在右脸上蜿蜒,明明是个怪异的胎记,在佐野脸上却有种说不出的好看,鹤冈看得有些愣神。佐野以为鹤冈给自己脸上的胎记吓到了,抽出了手急忙转身拉着治六就走,徒留鹤冈一个站在原地。

“我还没告诉他我叫什么呢。”鹤冈想。


评论(4)
热度(23)

© 顥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