仓安横安和增成
N黄绿8黑蓝
每天都期待着横安和增成的投喂

【仓安】萨尔萨

因为和贝贝小同志讲起来仓安,然后说到IVAN的那一期爷爷笨,就又重新看了一遍。算是个故事背景。以下正文。
——————————————————
结束了节目录制,安和亮一路聊着回到乐屋,仓和昴在后面有一搭没一搭的讲着刚才的嘉宾。

“呐,okura,刚才yasu的表情可不太好啊,我都很少看他那样的,你好好想想怎么哄他啊。”昴说。仓嗯了一声,然后两个人沉默了一会儿,换成了游戏的话题,一直聊到了乐屋。

仓推门的时候,亮已经理完了自己的东西,单肩背着包在门边确认手机短讯,然后他抬头就看到了仓。亮就着门缝把仓还没踏进乐屋的脚挤了出去,一手撑着墙,一手扶着包带,出于身高的原因,亮只能抬起头看着仓,“喂,tori,章ちゃん刚才和我聊天的时候眼睛都没在笑的,你自己注意一点啊。”亮说完收回手,把门推开一条缝,往里面喊了一声“お先”,然后低头回着短讯走了。仓深呼吸了一下,然后进了乐屋,所有人都转过了头又回过了头,除了安。


安理好了东西,戴上帽子往门的方向走,经过仓的时候,听到了仓轻轻叫的一声yasu,然后不带任何停留走过。和门把们说了再见以后,安戴上耳机推门就走。仓加快了收拾的速度,很快的出门追上了安,然后一把拉住了安的手。

其实听到脚步声的时候,安就知道来的是仓,不过,也只能是仓。不过,安并不打算理他。耳机里传来的音乐突然有些吵,换了几首都没用,最后只好调低音量,但是果然还是觉得吵,安低头皱了皱眉,打算关掉音乐的时候,仓握住了他的手。仓的手干燥而温暖,平时熟悉又贪恋的温度传入指尖,而安却用另一只手让自己脱离了那个温暖的环境,他没有看仓的脸,一直。
“我今天回自己的公寓去,我会自己叫车的,你就开着我的车走吧,反正车钥匙你也有。”安说。
“那我送你。”说完仓就拉着安,紧紧地拉着,往地下停车场走。
安突然觉得平时喜欢的音乐一下子变得令人烦躁,一把扯下耳机挂在脖子上,然后被仓往前拖着走。安知道自己拗不过仓,也不反抗,就这么跟着,然后两个人谁也没说话,一直到车里。

仓发动了车子,往安的住处移动。夜晚的街道比白天更喧闹,一片灯红酒绿,三五成群的年轻人嬉闹的声音显得车里更安静了,仓受不了这种氛围,尤其是在问题还没解决的时候,所以他开口了。
“Yasu你不要生气了嘛。”仓说。
安没有说话。
“Yasu你为什么不说话啊,也没有听歌。”仓说。
安没有说话,继续看着窗外。
“Yasu…”仓提高了音量又叫了一声安的名字,声音里已经有了些情绪。
“Okura,”安说,“我没有在生气,我只是现在不太开心,思绪也很混乱,我觉得我需要一个人待会儿。”
“我不要,yasu你这是在吃醋吧,我不要让你一个人待着,鬼知道你会得出什么结论来,我要一直烦着你,我绝对不要让你一个人待着。”仓的小孩子脾气出来了。
“对,我是在吃醋,所以我要自己冷静下来。”
“不yasu,我一直在这里,你为什么要靠自己冷静下来,我会一直在你身边的啊。”
“红灯,okura。”

眼看着就要闯过去了,仓赶紧踩下了刹车,还好系着安全带,两个人才都没有撞到哪里。车停下来了。仓转过身,像刚刚嘉宾教的那样,扯着安的衣服下摆。
“呐,yasu,yasu,yasu,”仓一边扯一边叫着安的名字,“shota?”仓试探性地喊了一声,然后安果然转头了,仓仿佛看到了希望的曙光,然后仓就发现信号灯变绿了,不高兴地撇了撇嘴,只好扭头继续开车。
但是安没有移开视线,他还一直看着开车的仓的侧脸,刚刚那一声shota确实的戳中了安。安默默地看了一会儿仓,轻叹了声,又转过了头看着窗外。

安的住处很快就到了,仓停好了车以后,安径直打开了车门,打算离开,然后当安关上车门的时候,安发现仓也下车了。
“你不用送我上去啊。”安说。
“不是啊,我不是送你上去,我只是今天晚上也睡这里。”仓说。
安愣在了原地,看着仓走过来牵住自己,然后拉着自己走。
“那就,走吧。”仓说。
安就这么一直看着仓,看着他牵着自己,进了电梯,一路上升,经过走廊,到了自己家门前,然后看着仓拿出钥匙打开了安的家门。安顺从地进了自己家门,到沙发上把包放下,然后在原地站定,看着仓往厨房走
仓轻车熟路地走到厨房打开冰箱,但是冰箱里只有一罐意面酱和一些酒,仓拿出意面酱,用指甲敲着瓶子,正想着要做点什么,然后手上的瓶子就被人拿走了。安抽出仓手里的意面酱,随手放在料理台上,“饿的话你就回家去,我家没有什么吃的。”安说。
“我不要,我不会走的,再说我也不饿,但是你要吃东西啊。”
“不用,我不饿。”
“那就不吃好了。”仓说。
安终于转过头看着仓的眼睛,“我现在真的情绪不太好,如果你真的今天要留下来,就睡客厅吧。我去洗澡了。”说完安就想走。
“但是我想和你说话,什么话题都行,你不要把事情都闷着嘛,”仓一把拉住安,拿手把他围起来,“或者我们可以一起洗澡嘛。”
“Okura,”这是安今天第二次叫仓的名字,“我真的只是不开心,不是生气了,睡一觉起来明天就好了的。”
“我不信,”仓说,“我和你在一起这么久,我还能不知道你的脾气吗,你不开心是因为那个嘉宾对不对,他的那些把戏确实让人觉得开心,但我见到你我才发自内心地感到高兴啊。”仓说这些话有点激动,而安全程都看着仓的眼睛,在他说完以后轻轻喊了一声“Okura”,安觉得叫的这一声以后心里的霾都散开了,果然没有什么安慰比仓更管用。

突然安伸手扯过仓的衣领,拉下了他的身子,在他耳边轻轻说“愛してる”,然后在仓的嘴上轻轻碰了一下,在安打算移开嘴的时候,仓一个转身把安抵在料理台上,一个深吻。

趁着喘气的空子,安抬头问“不洗澡吗”,仓说“洗!”,然后两个人相视而笑。借着客厅透进来的光,他们看到了彼此眼里的星星。

评论(1)
热度(23)

© 顥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