仓安横安和增成
N黄绿8黑蓝
每天都期待着横安和增成的投喂

【仓安】剃须刀

拖了一个礼拜多终于写完的意义不明的脑洞。奇妙的跑题的感觉。

正文—————————————————————————

    难得大熊先生从床上起来的时候兔子先生还闭着眼睡得正香,坏心眼想要看看兔子先生急急忙忙的样子,大熊先生轻手轻脚下了床,替兔子先生掖好被角,悄悄换了衣服出了房门,然后去卫生间洗漱。

    今天没有通告要赶,只有等下的乐队练习,所以就算迟到一会儿也不要紧。就在大熊先生洗完澡擦头发的时候,听到了卧室传来的兔子先生的小尖嗓。
“Okura!你为什么不叫我起床!”
    兔子先生急急忙忙拿了衣服裤子,急急忙忙跑去找大熊先生,急急忙忙地也没时间理头发,也来不及刮胡子。
“我和shibuyan约好了要早点去对一下新歌的和声的,我还想洗个澡呢。”
“那有什么,”大熊先生说,“你只要到得比yoko早就好了嘛。”
    兔子先生没有理睬他,急急忙忙简单冲了一下,擦干了身子,就套上衣服想走。大熊先生正刮着胡子,伸手扯住了兔子先生的衣领,用剃须刀指指洗手台上的吹风机,示意他吹干头发再走。兔子先生倒是趁着回头的时候,看到了镜子里自己冒青的胡茬,手习惯性摸上去,有点扎。兔子先生烦乱地皱了下眉,朝大熊先生摆摆手说,“不吹了,来不及了。”
不过,大熊先生很明显不会放过他。
    兔子先生刚才摸胡青的动作,在大熊先生的视角看来,就像是在摸自己的嘴唇,尽管是夏天,也还是撩动了大熊先生内心的一池春水。当机立断,大熊先生借着身高优势把兔子先生圈在身前,“yasu,我帮你刮胡子吧。”大熊先生如是说,不等兔子先生拒绝,大熊先生就把手里的剃须泡抹在兔子先生的唇周。
    兔子先生有点被吓到,半干的刘海细碎地落到眼前,任由冰凉的剃须泡和刚出浴还温热的肌肤相融。
    兔子先生看着大熊先生的眼睛,大熊先生看着兔子先生的胡茬。

    大熊先生的眼睛是深灰色的,本来浴室就热,兔子先生看着近在咫尺的大熊先生,和大熊先生眼睛里的自己,脑袋成功化成了一滩浆糊。兔子先生家的剃须刀是手动的,虽然抹了剃须泡,冰凉的刀片接触皮肤的瞬间,兔子先生还是抖了一抖。大熊先生见到这个反应,不由得笑出了声,不过还是没有停下手上的动作。

    给别人刮胡子毕竟是第一次,大熊先生刮得很慢,兔子先生也不敢乱动,然后两人之间的空气突然沉寂下来,只剩下刀片刮过胡子的声音,和剃须泡在空气中破裂的细小的声音。刮完了上嘴唇,还有下巴侧边,大熊先生把兔子先生的下巴轻轻抬起来,头稍稍侧过来,眼瞧着下巴侧边。这下换兔子先生想笑了,但是兔子先生还是不敢动,看了眼大熊先生认真的表情,迅速又移开了目光。

    兔子先生在想,刚洗完澡原来天花板会积这么多水汽啊那几颗水珠怎么好像要滴下来了那几颗水珠好像okura脸上的痣啊但是okura脸上痣真的好多啊为什么有这么多痣呢每次捏他脸的时候都会有意去捏那几颗痣真的好好玩昨天晚上做的时候又被痣吸引去了搞得今天早上腰这么酸等下练团又没力气唱了ryochan肯定又要说这说那了等下今天练团,今天练团!

兔子先生在不打扰到大熊先生的情况下艰难出声,“okura!我们今天练团呢,你刮完了没啊,快点快点快点!”

大熊先生把剃须刀在水里涮了最后一下,拿湿毛巾擦干净剩下的剃须泡,然后又搅干再给兔子先生擦干了,在兔子先生左边下巴的痣上亲了一口,然后顺便仰了仰头轻轻咬了口兔子先生的下唇,接着就掠去了兔子先生的呼吸。

所以最后还是迟到了。一向守时的兔子先生竟然迟到了,而一向迟到的yoko竟然准时到了,yoko说了兔子先生几句,大熊先生就在旁边fufufu地笑,兔子先生在大家看不到的转角狠狠掐了一把大熊先生腰间的肉,大熊先生痛并快乐着。


评论(8)
热度(45)

© 顥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