仓安横安和增成
N黄绿8黑蓝
每天都期待着横安和增成的投喂

【鹤冈×佐野次郎】花街(九)

这是甜的最后一章了,已经决意BE所以希望HE的朋友们就止步本章吧。虽然慢如牛车,还是希望在911之前可以写完。。。(前文请戳头像)

正文——————————————————

“但是,”佐野说,“你真的做好准备叛离世人所认为的正确的道路,即使你位极人臣,你的所作所为有无数双眼睛盯着,即使所有人都在等着你出错,等着看你的好戏。你也准备好了吗?”

鹤冈听完佐野的话,像是松了口气,轻笑几声开口说道:“我道你在担心着什么,却是这种小事。我之所以选择了进入官场,无非是寻找求一个庇护,我幼年时期的生活,你大抵无法想象。现在我有了地位,有了钱财,我已经不再需要他人的庇护。圣上若是允我辞官,那便最好。不然,也没甚值得烦扰的。”

鹤冈说着挪步上前,借着身高的优势,将佐野抵在身后的墙上,手脚虽是不曾碰到佐野半分,鹤冈生来的压迫感使佐野不敢言语,只盯着鹤冈因为浴衣敞开而露出的锁骨。僵持了半晌,佐野闭上眼环住了鹤冈的腰,整个人靠在鹤冈胸前。不知道鹤姨拿什么熏的鹤冈的衣物,带了些佛手柑的味道,很是沉静。鹤冈也落下了手,环住佐野的肩。

“那你这算应下了?”

“是啊。”

“去陪我给我娘拣个珠钗吧,你挑的她一定喜欢。”

“好。”

鹤冈说话时胸中的鼓动牵引着佐野的耳膜。虽然应了好,但是佐野没有打算放开抱着鹤冈的手,鹤冈也就由着他。佐野悄悄把手从鹤冈的腰上挪到身后,牵住鹤冈的手,十指相扣。最后再深吸一口鹤冈身上佛手柑的味道,佐野抬头看着鹤冈,鹤冈顿首,然后两人像是刚进了小巷那样牵着手去往珠钗铺子的店里。现在,谁也不会放开手了。

因为只吃了一口章鱼烧,佐野又盯上了街边的酱油团子。鹤冈看着天真烂漫吃着酱油团子的佐野,感觉今天的小吃都格外的入味,鹤冈想,大概是多了名叫佐野的调味,如果从今往后的日子里也一直有这剂调味,人生也就不会再那么无趣了吧。和佐野呆在一起的时候,好像可以忘记所有朝堂上糟心的事,或者索性就借这个由头辞了官职,与佐野两人去往山中隐居,莫不是人生一大快事。鹤冈走着神的空档,佐野已经牵着他找到了珠钗铺子。见鹤冈的神不在,佐野只好歪过身子朝鹤冈眼面前挥手,鹤冈回过神见着了佐野,没经过思考就问,“你更喜欢往哪座山中去隐居。”

佐野的表情看起来是被这个问题难住了,所以就变成了鹤冈牵着佐野进去铺子里拣珠钗。铺子里人不算多,掌柜闲闲倚在柜旁,抬头瞧了他二人一眼,便又俯首读他的书去了。鹤冈拿起一支问着佐野的看法,佐野指了指另个柜上的一支,却是步摇,端正的安置在柜子里,一旁标的价钱倒也不高,难得是佐野十分喜爱的样式,他便弯腰良久看着。鹤冈不是那么懂这些么的,这步摇看着好,他便决意买下了,佐野弯着腰看时,鹤冈往四处瞧了瞧,未曾想竟还有脂粉,突然来了兴趣,就过去摸摸这个盒子,嗅嗅那个瓷碟,末了只拿起一碟眉粉。

鹤冈把那眉粉拿给了掌柜,又指指佐野端详着的柜子里的步摇,掌柜倒扣了书便去拿了来,佐野的眼珠子直勾勾瞧着那步摇,一路跟着掌柜过来。鹤冈直觉有趣,笑出声来,佐野反而红着脸说鹤冈不要再取笑他了,鹤冈点头付了帐,出了店门却又笑。

茶馆子里的客人慢慢开始往旁的酒馆子里去了,二人也便往回走,路上讲了许多的事,到了寺里也便是晚饭的时辰了。

鹤姨已坐在桌前等着开饭,见他俩回来,便招呼他俩过去一起吃。佐野献宝似的拿出步摇给鹤姨看,鹤姨笑着问是谁的眼光,佐野抢在鹤冈开口前说是自己选的,鹤姨笑开了答道,我就知道是你小子。

佐野很会聊天,鹤冈也就乐得清闲,只管在一旁吃菜,不时听听他们的对话,也没忘往顾着说话的佐野碗里放点菜。鹤姨瞧见了,拿袖子掩着嘴弯着眼问,“你们是不是定下来了。”眼角眉梢和声音里都带着笑意。佐野一时之间不知道怎么回答,愣在那里,倒是鹤冈咽下了嘴里的饭,又伸手去夹菜时应道,“是啊。”

鹤姨放下手,笑道“好好好好好,既然这样,等从寺里回去就把你们的事择吉日办了。”

佐野长着嘴,词不成句,“这,我,我父亲...”

鹤冈又扒了口饭,“我娘的那张嘴你还不信嘛。”

鹤姨拿筷柄敲了鹤冈的头,“就你知道的多。”说完又朝着佐野,“你父亲那边你还愁什么,有鹤姨在呢,不担心。来吃饭吃饭。”

佐野不知道说什么好,只是笑着点头,很用力地点头。

那天晚上佐野问鹤冈今天买的那盒眉粉是要做什么,鹤冈说是留着成婚之后每天早上给佐野画眉用的。佐野没有再说话,只是慢慢地用手摩挲着鹤冈的手,他想,今晚的月色也很美啊。


评论(3)
热度(11)

© 顥璟 | Powered by LOFTER